特色小镇之园区的着陆姿势(下)

2017/04/14 10:23 来源: 搜狐焦点产业新区 评论
 特色小镇需要产业核心,产业先导,产业支撑。随着对于特色小镇的逐渐熟悉,各方有志于从事小镇制造的力量开始面对现实。

  文|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产业园区研究中心主任 廉毅锐

  特色小镇需要产业核心,产业先导,产业支撑。随着对于特色小镇的逐渐熟悉,各方有志于从事小镇制造的力量开始面对现实。原来没有产业的人口聚集,走的不过是城市近郊裙边区域的郊区化方式。既不能蛙跳式实现新的地域布局,也不能获取新的土地价值发展差值。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大家都开始回归对于产业的关注了。

  那么我们继续来讨论如何落地产业方面的空间规划格局。

  1面目模糊

  从前谈到过,产业规划对于落地建设的指导,是一个很难琢磨.别说定量,连定性与否都要看能力看水平的硬骨头任务。或者说,基本上你是不可能遇到一个具备空间规划落地指导性的产业规划的,假如存在这样的研究的话。

  产业园区的分散化,小型化,乡镇化可以成为合理的实现途径。但是,过去的五年中,良莠不齐的各种产业园区使得自身的声誉受到很大怀疑。以至于,特色小镇常常主动地要在宣言中,与产业园区保持距离。这种疏离值得惋惜和担忧,离开了用园区方式着陆是自弃武功的误解。

  这个双方的误解,根本上源于从前工业用地,还有一部分教育科研用地的多样使用实现问题。问题的双方,如同足球赛的攻防两队,互相遏制,互找空档。然而根本的目标其实都是配合完成这一场比赛。而在小镇领域,其土地的属性甚至还远不如从前的工业用地来的清晰明确。如果不能顺利完成收储,进入总规图纸范畴。那么甚至轮不到讨论权属销售切分抵押问题,连有没有权属,权属归谁都还是未知数。

  然而这一切不能成为开展工作的障碍。入驻产业主体的不确定性和承接土地属性的不肯定性是难以回避的。但新的领域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模糊也许同时带来的是新的规划审视视角。能给我们过去的产业园区设计启发和松绑。

  产业的不确定如同一部大戏的主角很可能临时易主。你很难给他量身打造一个很固定尺寸的行头。上一篇文章中我们谈到过这种事实上多变的产业规划还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糕的是也许还没有产业规划,空间规划师就得先开始路网地块,景观水景的修规了。好在,通过归纳能够用一个类型学的方式来取得弹性。这一个粗浅的认识在过去的几年中,耗费掉了我们很多的时间才从各种经验和教训中找到。

  过去普遍的认识,是硅谷的模式。

  并且,当然地把硅谷认为是一个灵活多变的,小型化自组织的胜利者。于是,立刻抛弃了从前的相对集中化,大地块的工业园区规划方是,转为追求小街区,密路网,可惜的是很快成为了规划追求的另一个极端。在过度小型化分散化土地分配的实践中,不乏案例发现,这样的模式也成为了某些大型企业进入的阻碍。

  实际上,在美国的科技小镇和产业园区的发展历程中,本就有着两种对比发展的路径。东部波士顿周边128公路沿线的一系列科技小镇和西部硅谷区域密集的企业街区------以及他们所对应的产业园区的空间规划组织模式。

  我们把他们简称为蟒蛇和狼群的方式。

  2蟒蛇

  在美国的东部和西部产业聚集区发展中,波士顿附近的128公路和旧金山附近的硅谷地区都有着长足的交替起落的历史进程。在《地区的优势》一书中,详细的描述了两地两种不同的企业构成形式和企业文化。作者在回顾20世纪后半叶的发展历程后,认为东部的波士顿文化下的企业有着一种大型公司特有的封闭的,自成体系的,强调内部忠诚和完善而很少企业间交流协作的企业氛围。各色上世纪煊赫一时的大公司,dec,阿波罗等各自以自己总部为核心,建立起高度依赖型的产业链,以较为单一的大企业模式占据和发展这所处的科技小镇。这新英格兰性格浓郁的企业之间甚至不鼓励互相的交流,以此来绝对化企业的独立性。从空间规划的格局上也表现为中心紧缩,核心企业用地通过路网切分极为明确,边界固化,在他的周围也与配合自己公司的服务业和相关小企业有着明显的边界和距离。外围密度快速降低。类似一个个封建割据般的领地。这种割据表现出核心大型企业的对区域的绝对主宰,就像以一条巨蟒形成的生态系统,食物链较长,然而,领地半径绝对清晰、不可突破也不可交叉。

  图片来自清华大学博士任俊宇提供

  沃尔塞姆的小镇路网格局

沃尔瑟姆的熊山产业园区鸟瞰和土地划分格局[1]

  牛顿的小镇路网格局

  也各自有着两种确实表现不同的空间布局特点。128公路的各自壁垒式的大企业不仅是在自己公司内部有着森严的等级,而且每一个公司聚集都自发地彼此保持间距。沿着公路线性间隔展开。

  割据化和堡垒化似乎确实成为了这里的空间特点热门形容词。

  这种堡垒式的一体式大企业集聚被视作128公路科技产业区衰败的原因;

  3狼群

  而西部的硅谷从开端到中兴到危机再到重振,都表现出了旧金山特有的小公司集成化、热情,敏感,非正式交流频繁,有着强大的民间式的科技人员共同体的发展道路。过去的几十年中,硅谷曾经一直以,小型化,街区化,社区化,交叉化,融合度高作为自己企业集群的特点。

  他在过去的空间规划中,也确实这么对应。从前的高度交叉。企业间占据土地细分的边界并不十分清晰固化。

  已经城区化的科技区内,有着相对密度较大,空间紧缩,并且往往街巷化,自发或自觉地保留着众多能够利于交流的城市开放空间和咖啡店面。街头咖啡等非正式交流场合成为了很多不同企业的科研共同体形成和交流的地方。企业之间的合作沟通很频繁并被视为再正常不过。

  在硅谷曾经有骄傲的传言是,在这里换个公司工作甚至都不需要换停车位。

  这样的氛围下,产生了敏感的技术革新能力。多样化的企业群形成了一个系统协作生态。大小公司在一个社区化的,综合化的地域内杂然相处。路网密度大,地块划分相对模糊。建筑布局小型多样,街道化明显。我们把这种企业群体的组成模式和空间特点称为狼群式。

  [2]

  4兴衰

  在二者的对比中,地区和科技企业的发展历史研究,似乎显示出了西部的团队化小企业科技发展模式优势明显。[3]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看到对于硅谷的推崇和在设计上对小型化地块规划的追求备至。2000年之前的观察者们基本是持128衰落论的。因为在这之前的表现确实如此。

  几次电子和半导体的技术革命转折中,硅谷都展现出了其企业集群交叉多样的灵活性,顺利转弯。而僵硬的新英格兰的动作,想也想得出来。所以,过去的研究文献都很容易看到一个句式“128公路的文化失败”。

  大型、集中、僵硬就一定会失败下去吗?

  如果作持续地观察,会看到2000――2015这十余年来,两个地区科技企业的发展开始出现新的表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对这种优势的判断做略有不同的修正。“波士顿128公路地区并未衰落,只是与硅谷各有优势而已,公路高科技园区有着和硅谷全然不同的竞争优势和市场领域,两者不能简单以衰落和兴盛来定义。”[4]波士顿地区在最近的生物医药(以及化学)板块中,靠着原来的科技研究优势,大量的基础投入需求满足能力,足够稳定内聚的技术制造人员团队。成为了该领域的新的企业再聚集群落,迅速地又崛起了。

  本不用等到最近的10年我们才开始修正认识。即便是在上个世纪的美国观察者描述的东西部科技区发展历史中,我们也能看得到,并非每一个环节都表现为西部的市场化的,小型化的,开放式的公司文化氛围战胜了东部被视作封建割据般的大企业集群。

  历史上的,冷战时期的海军订单以及航天技术大发展时期nasa提供大量业务期间,128公路的体系俱全,生产基础雄厚的大型企业更加容易提供稳健的、持续的大型服务,一直更容易得到有着国家意志色彩的超级项目机会。而大家奉若神明的硅谷事实上也是依靠大量的国家军工项目也才得到发展契机的。

  大家最容易观察到的是在几次重要的技术转化和转型期间,尤其是面向小型化微型化和网络化的个人市场阶段,西部的小型灵活和交流广泛才合理地表现出了更强的生命力。

  就是说,从美国东西部不同的企业发展形态的启示来看,这两种企业模式和聚集方式各自有着自己的产业适应领域和不同人物的产业时代优势。

  5变化

  2016的产业研究后,被提问了两个问题,都很重要。一个是“美国的产业落地空间方式最近有什么样的变化趋势?“一个是”为什么airbnb会发生在纽约而不是大家本来认为更合适的湾区?“一个是总结,容易有答案,一个是探寻,没那么容易。

  东西部的产业空间变化是趋同的,这和整体的经济技术发展方向有关联。这种关联在一定程度上与国内的产业变化趋势是一致的。在互联网时代下,变化的具体内容很多,显示的共同点就是追求共同点,这一点令人钦佩也令人警醒。他们在高度发展的基础上,显示了务实的研究态度,东西部的规划在互相学习,靠拢。蟒蛇的小镇在学习狼群。原来的硅谷在出现巨无霸式的团聚。我们在看facebook总部和苹果总部的时候,应该发现这是一种企业文化的基因主动对应产业的变革过程。frank gerhy作为一个伟大的建筑师在统筹一个封建割据城堡式的总部大厦的时候,在其内部天才般的保留了facebook原有的交叉融合工作风格。只是,这一点内外反差显示出的产业空间内在的变化逻辑,最容易被设计者们忽略,转移到对形态设计感的单纯赞美上去。

  浙江把小镇建立在对标硅谷是很适合浙江这样一个企业小而多,产业轻而广的地域。在云栖小镇,大企业的引领作用被充分发挥,阿里、富士康、英特尔、中航工业、洛可可等一流企业云集,输出核心能力,为中小微企业打造创新创业“服务基础设施”[5]。

  而在并未具备大数量小型民间企业的中西部,想要快速吸引和建立多样化,小型化企业共享型的小镇空间布局,往往在时间上和招商难度上都处于劣势。同时,这样的地区往往在历史上有过蟒蛇式产业园区的历史。适合依托蟒蛇,结合狼群,兼容规划。

  说直白点就是,能招的,愿意来的,没有冲突的,就别被规划所限制了。

  一味强调亲切宜人,把小镇的混合,土地分化方式从以前的大型这个极端推到现在流行的小型另一个极端,往往会在同时期内形成同质竞争。也容易忽视当地禀赋,传统龙头,反而失去特色。在目前底子薄,任务重的小镇建设背景下,产业条件一般的地区应用蟒蛇狼群两者兼备的用地策略来放宽土地细分和建筑规模融入频谱。

  6中关村――延庆

  在2016年,清华为中关村在延庆康庄所做的“长城脚下的创业家园”特色小镇规划中,展示了一个尝试弹性和多样化发展可能的规划。

  这样的尝试是来自于对这个科技小镇的发展途径提供多样化以求能够多提供一点适应,少出现一些阻碍的思考中得出的。

  对于一个倾力打造的小镇,即使是像这个案例的参与者们那样,前边的冠词都那么实力强劲,说服力号召力地缘优势开发以及运营团队都算翘楚,也不得不面对一个问题:谁会来。

  这个问题的答案清清楚楚写在任务书上之前,规划还不能推诿等待。

  相邻区域在现状中已经存在一些中大型企业落户运行。那么启动区域的范围内,能够衔接这些略呈蟒蛇形态的企业聚集的土地分割方式,出现小地块密路网的狼群型企业土地使用模式就是一个能够互相补足的方向。同时,在北京周边的良好资源结合中关村的自身能力,也许短期内首先出现的反而不会是大量的小型企业,这是一个现实中不可忽视的现象。那么如果一批中型企业乃至新的大型企业成为不速之客,这个地区能够拒绝吗?对于他们的可能性,在土地划分和建筑的布局上提供了一部分弹性。

  在这个弹性中,比较有趣的是,每一个组成单元中都插入了有着生活配套功能的简餐咖啡展览等小空间。这个小建筑甚至都是多功能可变的。可以随着土地分合来调整自己服务的比重和内容。

  [1]关成华《波士顿128公路的前世今生》

  [2] 图片来自新 浪财经 《硅谷究竟在哪里》

  [3] 罗良忠,史占中《硅谷与128公路—美国高科技园区发展模式借鉴与启示》

  [4] 袁志斌 《波士顿“128公路”历史及对我国的启示和政策建议》

  [5] 张雪《从郊区小镇到全球焦点——西湖云栖小镇的嬗变》


声明:此文系搜狐焦点网独家原创稿件或者独家披露信息,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请与搜狐焦点网联系。
【延伸阅读】
华夏幸福重点打造产业小镇 特色产业促全链条发展
雅居乐启动产业地产板块 探索特色小镇发展
特色小镇 是小型的产业新城
中国21省份出台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
云栖小镇:政府主导 名企引领 发展“云”产业
特色小镇的发展要有深度和广度
三亚出台“十三五”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规划
特色小镇普遍缺绿色发展规划 专家建议引PPP模式
今日热点
关注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关注北京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专人回答用户问题随问随答
搜狐焦点主编对热盘的评价
求助:新悦都旁边铁路的声音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