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孵化器成功率几何 创业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2017/03/27 10:46 来源: 新华网 评论
从创意到实践,再到坚持乃至成功,创业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自2012年底投入使用至今,济南市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已有90多家创业团队或公司入驻。

从创意到实践,再到坚持乃至成功,创业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拮据、瓶颈、孤独,或是一次接一次的推倒重来,是怀揣梦想的创客在起步阶段或多或少要面对的现实。

近年来,孵化基地如雨后春笋,正尝试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减轻创业者的负担,为创业的种子打造一个个环境适宜的苗圃。

不过,孵化绝不仅仅是减负,更意味着服务。

创业大潮下,小白领转身CEO

4月9日下午,一份求职简历被递到李华宾手中。

“他应聘的是网络编辑岗,但他说之前做过网络前端开发。”负责招聘的工作人员对李华宾说。“让他今天下午赶紧过来。”李华宾看完简历后随即答复。

筹备新网络平台的李华宾,正缺懂技术的人才。

1980年出生的李华宾,2012年下半年加入了创业的队伍,现在是济南乐活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这家在2013年8月注册成立的公司,不到两年时间,规模已从最初的三人发展到十余人。

2004年从中国科技大学本科毕业后,李华宾先后在天津多家大型外企就职。李华宾一直对创业念念不忘,随着储蓄卡上的数字日渐增加,他离开职场的脚步也越来越快。

2010年,李华宾辞职充电,考取了南开大学MBA,为创业做最后的准备。

两年后,他如愿踏进风头正劲的互联网领域,决定做一个乡村旅游网络。

基于人们在旅游中不时遭遇的强制购物、走马观花等糟糕体验,李华宾试图打造一种新模式,让导游或领队以“旅游顾问”的身份出现,为有出行需求的用户提供旅游咨询,其收益与购物提成脱钩。

“导游或领队往往掌握着大量的景区信息,包括哪个景点最值得看、哪个景点不收门票等。”李华宾说,通过咨询,游客可以最大程度地节省旅游开支,并充分掌握景区信息,真正实现“深度游”。

“这种信息的打通和交流,也可以改善游客与导游之间的关系。”李华宾说,他们通过与景区及农家乐的合作,为游客和导游争取大量的返利购物券,这既能让景区吸引更多的游客,也能让游客获得近乎免费的消费体验。

2012年国庆节,李华宾和两位朋友组成创业团队,确定把开办山东村游网作为创业项目。不懂互联网技术的他们,通过外包建起网站,2013年1月,山东村游网正式上线。

李华宾构想的商业模式,的确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据他介绍,网站与卧虎山滑雪场合作不到两个月,就输送游客300多人,成为后者第三大网络分销商。与临沂智圣温泉合作一个月,就成为其第二大网络预订商,仅春节就输送游客超过400人。

至2014年底,山东村游网已逐渐实现收支平衡。“我们正在搭建新的网络平台,准备从5月份开始争取风险投资,目标融资额2000万元。”李华宾正在筹划更大的发展。

入驻孵化基地,三年不愿搬走

当然,就像千千万万创业者一样,李华宾和创业团队起步之时,也要历经艰难。

“就拿办公室来说,如果在市区租写字楼办公,每天每平米要花费1.2元到1.5元甚至2元,这对一个初创团队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李华宾说。

除此之外,新项目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据李华宾介绍,2012年到2013年短短一年时间,他们就投入了100多万元。

创业之前未曾想过的不可控因素接连出现,这让他们在起步阶段背负着巨大压力。彼时,创新孵化园区已在国内遍地开花,出于节省成本的考虑,李华宾误打误撞地走进了济南市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

“2012年10月,确定回山东创业后,就在网上搜索可供落脚的地方。”李华宾说,看到济南市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正在招募大学毕业生创业团队入驻,就打电话咨询,“孵化中心跟我说山东省正举办创业大赛,获奖者可以优先入驻。”于是,他赶紧报了名。在那年的第一届山东省创业大赛中,李华宾团队夺得大奖,第一批入驻济南市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

据该中心管理处工作人员李媛媛介绍,为提高孵化成功率,中心要对入驻创业项目进行较为严格的筛选,成功入驻的创业团队或公司,可享受为期三年的孵化服务。

在创孵中心的服务大厅,设有创业指导、政策咨询、人事代理、项目开发、小额贷款和入驻申请等八个服务窗口。“大学生创业不容易,我们尽可能地为入驻企业提供多方面服务。”济南市劳动就业办公室创业指导处处长潘常海说。

“入驻企业可以获得房租减免,”李媛媛说,入驻合同一年一签,“第一年全免,第二年减60%,第三年减50%。入驻企业只要添置基本的办公设备就可以了。”

“这对我们很有吸引力。”李华宾说,即便到了第三年,每天每平米的房租费用也仅有0.3元,较之其他写字楼省了不少。

“包括税务培训、实战技巧,甚至Office应用等,中心开展的创业培训对员工帮助很大。”李华宾告诉齐鲁晚报记者,政策资金上的扶持对他帮助最大,“像科技局、发改委等不少政府部门,对创业都会有一些资金扶持政策,中心会第一时间告诉我们,让我们去申请。”

根据规定,符合条件的大学生企业入驻后只有三年的孵化期。“通常情况下,创业头三年是一个企业从初创到成长比较困难的时期,通过这三年的扶持,企业可以孵化出来,走向市场,步入社会,新一批具有市场和社会需求潜力的创意、创新项目再进入孵化中心。”潘常海说。

为创业者提供的多项服务,社区协作的良好氛围,让在此办公近三年的李华宾不舍得离开。“前不久,济南爱不释书数字技术有限公司刚刚搬走,他们已经成功上市了。”李媛媛说。

孵化器数量多,企业存活率却不高

从武汉东湖新技术创业中心建成开始,至2015年,全国孵化器数量达1500家,其中国家级孵化器达到500家,数量和规模均跃居世界前列。

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数量不断攀升的孵化器,正试图更好地为创业者保驾护航。

与这一形势趋同,济南市的孵化器数量也在逐渐增长。据济南市科技局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7月底,济南市共有各级各类科技孵化器20多个,其中国家级科技孵化器6个、省级3个。孵化面积约100万平方米,在孵企业1350个,毕业企业981个,转化科技成果3000余项。

也是在2014年,山东齐鲁七贤文化城有限公司与济南大学联合,建立“大学生文化创业孵化基地”。该基地还对孵化进行进一步细化,“我们也是艺术生创业孵化基地、女性创业孵化基地。”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济南市在建的孵化器项目,还包括天鸿地产建设的云豹国际青年创客特区,以及位于济南市长清区的创新谷等。

越来越多的孵化器出现,对创业者而言可谓极大的利好,而伴随着国内孵化器发展过程而出现的问题,同样值得警惕。

聊城市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特约研究员刘丰沛指出,中国的孵化器大致分为四类。第一类为有政府背景或政府牵头国企投资,能给予较大政策优惠;第二类是由企业或者投资机构建立,旨在为本企业或组织培养周边软硬件产品或直接参股盈利;第三类是房地产开发商创办,为了更好地带动写字楼售卖或商业中心人气;第四类则是培训机构或者类似的营利组织,打着“孵化器”的幌子进行招商。

“真正意义上的孵化器,主要是前两类。”刘丰沛说,尽管我国孵化器数量已经进入了世界前列,可我们仍然不得不面对企业存活率的数据:三年存活率为30%左右,五年存活率仅为16%左右。

“有许多尴尬的情况,地产商找到一片房子或者一座办公楼,把牌子一改就成了‘某某孵化中心’或是‘某某数码港’,等初创企业进去洽谈的时候,聊的不是孵化,而是能否买房。”刘丰沛说。

据2011年中国百家孵化器调查报告统计结果,有41%的孵化器,收入结构总体上仍以房租为主。

“许多做孵化器的天使投资人,逐渐热衷于政府补贴、资金申请、炒作地产项目,根本不能满足创业者期待。”刘丰沛在文章中说,“既然根本没能力没资源做科技孵化器,为何不换个主题做?”

不管从何种角度来说,服务而不是收取租金,永远是孵化器运转的核心。

“我希望孵化基地能给我们创业者提供更多、更好的软服务,比如门槛再低一些的政策性资金支持,以及与真正的创业实战者面对面的培训或交流。”4月9日,正在济南大学读大三的创业者张亚西说。

【延伸阅读】
在孵企业超1200家 高新区孵化器建设成效明显
《大庆市科技企业孵化器管理办法》出台
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奖百万元
湖北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增至39个
国内10家典型孵化器对比,吸引企业有哪些绝招?
东莞拟资助一批孵化器、在孵企业、创投机构
《杭州市科技企业孵化器认定和管理办法》的通知
天安数码城: 专注“企业孵化器”二十五年
今日热点
关注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关注北京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专人回答用户问题随问随答
搜狐焦点主编对热盘的评价
求助:新悦都旁边铁路的声音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