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特色小镇之并不神秘的“镇”

2017/02/21 15:04 来源: 搜狐焦点产业新区 评论
既然古已有之,今天的镇“特“在何处?

  文|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产业园区研究中心主任 廉毅锐

  城市文明的发展,是有着自身的波浪式前进往复的。随着地区经济发展的阶段,城市建设和人口经济都会随之发生空间上的改变,随之在区位上投射出来。2015年底我国城镇化水平已经达到56.1%,这个数字一般被解读为城镇建设相对成熟,逐渐进入中后期阶段。与此同时,城市规模化和大工业生产的长期积累,带给其发展模式的一系列问题浮出水面。地价攀升,居住和企业运营成本增高,通勤不便,环境污染,在很多城市已经是耳熟能详的城市病。同时伴随城市区域产能过剩、就业不均衡,房地产供给面临去库存问题与保持产业资金池需求矛盾凸显。

  曾经在拉开城区框架中尝试的几种土地人口产业重构方式往往证明效果不佳。各地纷纷在区域领域,重新布局人口与产业的聚集,用“新城新区、副中心、多中心、小城镇”等等不同形式,形成与主要城市的反磁力尝试。这种规划中的反磁力吸引体系理论是希望根据产业发展情况和需求,在一个区域内建成抵消大城市向心力的“反磁力”城镇体系。

  2015年的浙江推出了特色小镇的模式,在疏解人口、产业升级布局和建设上卓有成效。

  那么什么是镇?为什么小镇可以?

  这两个问题必须要纠结在一起回答。对大城市中心区内部人口疏解的尝试不是突然的发明和个别的努力。我们的不同城市在过去的二十年做过不同的尝试。新城新区概念、商业综合体引导、政务办公新区引导,文体会展新区引导,都未见到良好效果。所谓的城市拉开框架,更像是一种新的有组织蔓延方式,开建大量宽阔道路选择的强制蔓延甚至会比蔓延还糟糕,牺牲了自发生长带来的人居栖息地自组织合理性,也浪费了大量的可建设时间,我们经常见到一个新区的开发规划过了十年还是零零落落没人没车。即便是用了洪荒之力,大多也就完成了一个向上看楼宇挺拔,向下看找不到一个小卖铺的超现实场景。

  旷阔的大街和疏离的高宽比基本上把副中心的建设押宝在一个类似于几十年前的城市美化运动上,在一些经营城市的爱好者眼中是做好市容,引得投资的机会保障。但是做一个美容甚至整容,就能养家糊口,事业腾飞吗?也许这个答案要等到几十年的长度里得到,至少,目前很多硬性整容的新区给出的答卷并不积极。然而,时间不等人啊。拉开的框架又填充什么内容呢?

  过去希望完成的新区猜想,根源是要通过建立人口红利消费性热点吸引来完成人口集聚,从而带来新的副中心。在超大城市还能逐渐地依靠市场推动力自发出现各种各样的商业生活配套,以及一些类似与生产性服务业的产业。勉强形成了持续的活力人居聚集。但在一个单维度的缺乏产出只有消费便利的构架中,仅靠商业文体综合体建设,难以维持区域内部人口的安居乐业平衡。所有的居住和生活配套都需要一个被配套的主角,没有主角,很快这样的副中心就只能简单地变成卧城。

  既然如此我们的修正何不一开始就从消费型人口红利综合体引导更改为产出型人口红利综合体作为增长极的核和先导区域。

  我们把过去消耗型的先导核心称为黑洞式的,把产出型的称为油井式综合体。

  特色小镇就是在更广泛的区域视角内希望对城乡二元系统提供一个新的实用的角色补充,用科技、产业为先导为核心,辅以人居要素从而带来一个新的解答方式。与以往商业综合体来寄托梦想的生地区域可以用产业综合体来代替。

  产业综合体的引入作为人居的最重要部分甚至是核心部分,是新的人居引导模式。如果回顾我们传统的农耕村落,就发现这个“新”字其实事实上发展了几千年了。

  什么是特色小镇

  1、镇

  首先就是镇,这个“镇”字的概念需要认真对待。既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是我们的行政镇名词,也不应该机械地照搬浙江的案例概念。

  最近镇字的泛滥,让一个普通的汉字越来越难以捉摸。最常见的就是这也不是,那也不是,这也有点那也有点。看起来似乎还很复杂,很专业。往往强行装饰上专业学术的词汇就是为了让人不能轻易使用,或者可以轻易滥用。

  镇是就一个人居聚落概念,是一个产业和人口共同聚集的区域,是一个综合建设区域。简单到可以让人能够安居乐业,在这里务工赚钱,结婚生子,过日子,讨生活的地方。能够凑齐:业、居、商、乐、医、教、康、安,也许还有老。不想叫镇,完全可以起个别的名字。

  这个区域应该是灵活的,适宜当地情况的,同时符合一些当下反磁力的人居增长极的发展规律。

  这个规律具备一些特征:区位适中,综合发展,产业先导,功能融合,规模中小,商服重要,略有风貌。

  浙江省的报告中特别指出,这个镇,既非简单的以业兴城,也非以城兴业;既非行政概念,也非工业园区概念。也就是说,首先这个镇不是我们以前见惯的建制镇,也不简单是某个企业主导开发或者运营的生产基地。但此“镇”也不应该是就此便排斥原有镇或园区的,是需要用新的角度来看待和发展原有的镇区,甚至可以利用原有镇区优势,依托发展。

  二者都不是,但是二者都有交融。

  其实声明不是产业园区,并非特色小镇与产业园区是井水不犯河水。恰恰,很多小镇在离开长三角的经济背景之下,很是需要和产业园区的下乡落位结伴而行。甚至在中西部不发达的地区,更应该重视和工业园区的融合共生。对于产业园区和人居的不能较好混合,本来就是对从产业园区的土地规划的习惯性误解,认为产业园区就是除了工作加上宿舍再无他物。这种认识已经在过去的五年害苦了园区,折磨够了审核和被审核的双方。延续到特色小镇建设的时候,应该正确梳理产业园区与居住商业地产的关系,而不是打算再来一次划清界限。

  当前大量强调综合的产镇融合在某种情况下反映了科技地产的表现形式。即科技为先导的产业综合体,生活配套和居住地产作为辅助与科技产业一起构成一个健康结构。

  我们在科技地产研究中把由科技产业综合体构成核心的综合区域称为产业增长极。这样的增长极处于相对离心于大城市的区位,针对疏解城市人口以及就地人口,承接溢出产业以及转化提升就地产业之时。就具备城市反磁力增长极的角色。在之前的小城镇建设中,这样的目标并不鲜见。新的人居聚集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能靠宏大计划就完成吸引,其中包含了对新建城市文明的祛除资金利益当先的目标性修正,包含了自古有之的安居乐业的综合功能的延伸,顺序和规划。

  从前的不少思考者都曾经提出过很多概念,霍华德的花园城市是规划史教科书中不跨过的一节,如果去都读,那么些年以前的草图和说明就已经非常接近现在的很多设想。还有一些空想的乌托邦式的区域实践。以及杰克.舒尔茨从一个搞农业的公司出发也生造出来一个Agurbs的乡村城镇的单词。以往的实践都切中了他们那个时代的技术产业变革,但也都具有以前时代的技术缺陷很难克服产业聚集和生活聚集的物理需求和拉开距离的地缘理想之间的矛盾。

  这个缺陷眼下正由于处于一个支持远程的互联网技术时代而得到前所未有的可能性修补。一个“互联网+展开的科技产业时代”带来的生产和社会应用习惯的变革也不容忽视。

  2、特

  既然古已有之,今天的镇“特“在何处?

  很多解读把特字放在,吸引来我有人无的产业,吸引来以前听的到看不到的企业。或者把“特“定义为地域特点,立足于历史人文。还有穷于挖掘建筑特点,山形水势。大有“新土地+高科技+乡土民族高颜值=小镇利器”的公式化计划。

  首先,“特”正在于有巨大改变的技术时代相关,当下“互联网+”下的产业聚集时代。这个互联网加起来的是生产模式,生活模式的改变。特色小镇除了少数能够依托难以描述的高新特强的产业,大多数应该选择或者只能选择当地原有产业进行拉高增强,与准备落位下乡的小型产业园区主动进行居住和各类生活配套的融合交叉。

  互联网技术所起到的作用首先是能够给原有从产业生产和销售模式提供了一个新的技术底盘和载体,而不仅仅是把大数据、新能源、云计算、等等当做空降的锦囊作为解决问题的新的旗帜。更加不是把时下最热的基金金融小镇作为却缺乏实际基础的跃进式小镇噱头。小镇的产业特色,几乎成为了名字的争夺战,而忽视了新技术对老产业和新人居地理距离结构的创新和创业。津津乐道的一镇一品,倒不如实实在在地看做一镇一支撑来的明了。能够给予此地当下提升的支撑项目即是可能形成特色的产业。(特色在《特色不够用了》一文中另详述)

  清华大学尹稚教授指出“互联网时代,传统金字塔式的城镇体系中不同级别城市之间以及城市与建制镇、乡村之间的分工界限将逐渐模糊,传统高中低各种级别的金字塔式城镇体系一定会发生松动,甚至被打破、重构。”[1]

  这一打破,首先带来的是城乡建设平等可能性。

  距离平等:互联网对于产业的沁入和改变,使得企业对于物质材料生产资料的取得逐渐摆脱了单纯依靠物理距离绝对优势的依赖。产业集聚对于大工业生产的规模效应的影响力得到了疏解。这些都给原有的紧密聚集,规模巨大的产业集群带来物理距离上分散的可能性。

  规模平等:企业的协作方式更加灵活化,协作组织能够更加碎片化,舰队化。协作的便捷带来了大型企业和小型企业的在占地和空间大小上的规模平等。

  交流平等:互联网下,更容易给与科技产业从业人员交流的频次和非正式可能,科技人员共同体的建立和活跃程度也比单纯的空间近距离交流更加简便随意。在硅谷的大量的科技从业人员的扁平关系一度被视为优于128公路集群的平等氛围。

  这些新的生产和生活关系逐渐给我们先前的城乡二元对立的聚集模式带来分散和重新填补的契机。利用新的技术革命引导科技与产业、人居之间的区域重构机遇,跨过城乡之间多年来拉开巨大落差的卡夫丁峡谷。这种特色对于产业疏解,产业关联,是相对于马歇尔的传统的产业聚集的重大变革。对于原有的建设量不断聚集于中心城市的消解。

  其次,“特”在产业和人居、商服在土地关系上的综合,复合,融合。

  小半径的聚集体在宏观上呈现分散状态,建立在开放的虚拟交流交换之上。虚拟的平台上不可阻挡地带入着实体的产业资源生活模式的参加,虚拟的开放性放大的交流需求也在同样影响着实体生产和生活中的交流交换频次和深度。网络世界中的创新和新的产业种类和形式也在逐渐加强了生活与产业的融合,虚拟开放市场对实体封闭生产的拉动,虚拟平台上产生的研究和数据对实体生产领域的预判和决策。越来越多的新的产品是建立在网络和实体之间的融合领域。

  利用网络的协作也提出了各企业之间的合作开放性,虚拟的开放性和实际交流中的开放性,虚拟的研究生产与实体的研究生产的同步开放,产业聚集与城市生活发展的共生共享。生产与生活的更趋碎片化的交叉和融合。

  在外的反磁力聚集点依靠组织在地的科技生活综合体形成新生的人居增长极。用一个共生共享的交叉体系来完成新兴引入产业与当地原有产业的融合、产业人口与当地人口的融合。

  在小半径聚集点基础上,彼此间距可以拉开的前提下。人居点内部的土地使用应该具备“小而有”(基本保障有)的生活配套内容。刻意使用拗口的新词“小而有”倒不是故作神秘,而是鉴于曾经见到过对于“小而全”的直接排斥。这种排斥实际上还难以定论。

  对于每每参考美国欧洲诸多小镇的规模案例中,确实并不多见大型的、绚烂多姿的商业服务设置。不过,其多有着自身的历史沿革或者长期的宗教伦理文化背景,并不能直接推论中国的当下小镇居民则仍能固守鸡犬相闻的清寡生活娱乐诉求。目下,浙江建立在其长期历史形成的中国罕见高密度城市群中的小镇,能够在设施上互为犄角,近距离补足,并且因为小镇建设较早,已经初成互相连接的网络协同。并未露出配套不够丰富的问题。而与长三角基础城市情况大不相同的中西部地区小镇设施能否以小就足够形成人口粘性尚未清晰,更别说不全了。当然,区位互补,形成链条系统能够有效支撑。

  3、区位

  小镇的选点对于城市的关系是不容忽视的一环。

  针对于与城市的距离关系,大致可以分为三类:1,卫星。2银河。3孤星。

  卫星式指位于大型城市周边,能够承接溢出,疏导系统。与大城市交通介于便利与不便利之间。既能够方便借用城市产业资源优势,又能够不至于成为蔓延扩展和每日候鸟式人流。

  银河式指没有中心型大城市,但是具有产业带基础的中小型城市网络节点位置优势。利于沿用,提升原有产业优势。强化小型城市周边区域增长,连绵城镇聚集群。在发展过程中需要注重系统协同性,不求全但求异求精。在区域协作中,甚至可以在统筹上跨越单纯行政划分,在地理位置联系中考虑跨区协同不同产业培育。

  孤星式指部分具有突出优势产业资源,自然资源,人文历史资源;地理位置特殊的单独的人居聚集点。多数为借助独特产业收益,或者开展旅游,生态,康老题材走休闲观光养老小镇道路。

  4、小镇们的关联

  特色小镇建立在互联网时代,其疏解人口产业和建立反磁力人居聚落有着自身的网络系统协同特点。因为小镇不可能做大(做大了也就失去了小镇的小的意义),所以单打独斗的小镇可能会遇到很多在产业生态上的不够多样性缺乏规模效应的问题。小镇成链成网以小而成群则可以扬长避短。

  我们借鉴了景观生态学中对于“斑块-廊道-基质”的描述,来思考小镇散播于城乡之间的地理逻辑。

  小镇关系景观生态学诠释

  镇与镇之间乃至与周边城市的互动关系上,我们一直强调是片区,是以点带面激活经济、社会发展的增长极。

  我们将产业小镇与景观空间结构相对比,提出相似的“斑块-廊道-基质”模型,如下图所示:

  借用景观生态学的斑块廊道理论,我们构想描绘出科技地产在城市(镇域)层面的增量建设模式。即,一定规模的科技地产由科技企业核心,生活商业服务,基本公共设施,匹配居住组成一个小型的城市生活单元。这个单元以科技生产为持续驱动。按照一定产业规律有小型的产业聚集和产业链关系。不同的产业方向按照不同的选址形成多个这样的小型产业综合体,呈网络化分散。以信息传递渠道和实际物质交通渠道作为生产协同和生活交流的廊道。

  其分散是在整个城市或者镇域概念上进行的产业和人口的分散,其聚集是在各组成体内部进行。这样的综合体系统构成人居基质。每个综合体的规模受到产业基础和人口基础以及规划中可行的公共服务设施容量还有最佳交通出行半径的影响。

  当小镇的规模不再过大,地块相对分散并减小面积单位。这时候的新鲜土地,其地产获利规模效应就相应降低。合理的商业居住开发用地与产业用地比较贴近,能够在互相作用的影响范围内。引导商业开发行为回归对应土地属性的地产开发,致力于科技和运营的科技企业也能回归科技和运营获利。

  不同特点的产业互相保持距离,滋养此方人口。产业链条上的互助在附近互相支持,形成拉开稀疏后的产业聚集或者产业生态圈。彼此间依靠交通物流或者信息交换形成协同。

  图片来源:福绵六镇产业小镇群关系----清华同衡规划院

  人居角度来看,服务设施可以各自保有基础条件。不同的中型商业和娱乐服务可以差异化建设,特色补足。

  镇内规模合理的同时,开发和运营商也有可能合一,形成新的开发出主体公司类型。与以前不同的是,不必再为如何改头换面擦边建设而大费周折。减少出现科技大旗空举,主要圈地盖房的矛盾现象。

  5、新增小镇与原有镇区建成区之间的关系

  新增产业区与原有建成区在距离上亦相邻相近但不直接融入。新增区域多处于原镇区和主要交通干道衔接便利,指向相近城市的发展方向上。

  符合产业易于引入的地理环境条件。同时选择便于建设地形,符合对于基本农田,公益林地,高压电力,水源水库,环保排放,文物范围等规范避让要求。

  新园区增量与原有镇区存量的关系,放过复杂存量改造,快速入手增量,既然距离不远,能够兼顾原有镇区的公共服务设施的共用为佳,同时,分析原有镇区可供利用的建设基础发挥作用。能够在建设前期借用原有简称区内公共服务设施过度,直至新建区域初具规模。

  相近的新旧小镇之间的交通便利有利于原有在地人口部分进入新建镇区,从事新产业内容。

  图片来源:玉林成均产业小镇用地概规----清华同衡规划院

  特色小镇并不是天外来物,羚羊挂角。

  其有着自己明显的建设规律,只要把握核心是能给小规模人居提供支撑的在地产业,结合新的技术保有提升和进步空间,能够利用好互联网这个平台,吸引人口回流或者新的人口到达,产居结合。并且努力打造能够发挥足够粘性的生活设施。

  重新思考和布置土地交通关系。坚持小,见效快,不以宏大叙事的建造伟大城市为蓝图。就不会相差过远。

  而如一味追求高远,立意旨在与众不同,产业玄妙悦耳,或者拒绝居住商服,要么决心建立都市图景,就往往容易南辕北辙了。

  [1]尹稚 《互联网时代小城镇发展的创新之路》


声明:此文系搜狐焦点网独家原创稿件或者独家披露信息,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转贴或以其它方式复制发表,请与搜狐焦点网联系。
【延伸阅读】
特色小镇,产业园的升级版?
助力“千企千镇工程” 华夏幸福产业小镇又添新军
文化旅游产业:工业园+产业园+高新区+文旅小镇
成都高新区打造金融科技产业高地
宋卫平的小镇实验:先内容后产业
山东打造区域科技创新高地 造海洋科技产业聚集区
山东特色小镇启动建设:非建制镇也非产业园区
今年陕西将依托特色产业 加快特色小镇培育步伐
今日热点
关注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关注北京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专人回答用户问题随问随答
搜狐焦点主编对热盘的评价
求助:新悦都旁边铁路的声音大吗?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