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缝里省出工业用地 上海加码升级制造业

2016/06/23 09:37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

  在2020年基本实现国际金融、航运中心的产业发展目标下,上海依旧对制造业加注了砝码,要力争制造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保持在25%左右。目前,这个数字已经从2015年的28.5%滑落到了今年上半年的26%。

  6月22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制造业转型升级情况的报告。上海市人大财经委员会主任委员潘志纯说,全球一些大都市都先后经历了制造业回落的过程,但2008年金融危机后,大家都认识到,实体经济还是保持城市竞争力和经济健康发展的关键。

  “上海应该全面深刻吸取它们的经济和教训,少走弯路,也不走它们的老路。”潘志纯说。

  美国经济分析局数据显示,纽约州的制造业产值之前多年都保持在600多亿美元的规模,2008年为674.54亿美元,到2015年增长为746.21亿美元。而这些年来,制造业占美国GDP的比重,则一直保持在12%左右。

  张江高科总经理葛培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从上海建设有国际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角度而言,也更多需要发展制造业。这其中,不仅包括对传统制造业的引 领、提升,也包括创造新的市场需求。

  每年“挤走”500亿产值

  6月20日,宝钢不锈钢2500m高炉在投产17年后,正式关停。高炉关停后,宝钢不锈钢全年将减少产铁250万吨。

  这是近期上海推进产业结构调整的一大举措。近年来,上海市加快促进制造业优化结构、提升能级。

  目前,相关效果已经逐步显现。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上海市工业企业利润率达到8%,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4%)和东部地区平均水平(5.8%),位列全国第二,工业品产销率达到99.94%,位列全国第二。

  同时,上海已经在部分产业领域处于领 先地位。比如,上海已成为国内最 大的工业机器人生产基地,集成电路设计行业规模居全国首位,宝钢集团生产的汽车板、上海电气研制的百万千瓦超超临界火电机组国内市场占有率均达到50%。

  但是,随着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上海制造业的压力也在增大。

  从全球角度来看,制造业已经成为新的竞争焦点。发达国家在实施“工业4.0”、“再工业化”战略,发展中国家加快承接产业和资本转移,对我国制造业形成了高端回流、中低端分流的“双向挤压”。

  而从上海角度来看,上海制造业外向度高,更易受到国际经济周期性变化的影响。

  与此同时,上海作为一个超大城市,未来的发展必须守住人口、土地、环境、安全四条底线,以土地而言,上海到2020年要守住建设用地不多于3185平方公里的红线。

  这就意味着,在上海的建设用地接近“天花板”的情况下,制造业发展空间受限。

  与此同时,三高一低(高能耗、高污染、高危险、低效益)企业、产线和工艺调整淘汰力度加大;许多制造企业也在加大在上海以外的布局。

  陈鸣波说,这些因素,每年影响(减少)上海的工业产值共计500亿元左右。

  500亿元,相当于2015年上海全年完成工业总产值(33211.57亿元)的1.5%,而2015年上海的工业总产值同比下降0.5%。

  “十三五”期间,主动减量还会持续推进。陈鸣波说,上海要实施“产业结构调整负面清单”,“十三五”期间启动实施50个重点区域、3500个左右结构调整重点项目。

  除了上述客观因素,反观上海制造业自身,陈鸣波表示,还是存在许多瓶颈,比如产业核心关键技术对外依存度较高,能够完全自主掌控的技术领域不多,关键核心技术和零部件急需突破;缺乏一批能与国际一流跨国公司展开技术竞争的创新性领军企业,以及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自主品牌。

  同时,战略性新兴产业仍处在培育期,传统优势制造业亟待转型提升,与制造业相配套的高端生产型服务业发展滞后,两化融合程度有待提高。

  也就是说,上海制造业也在承受新旧动能转换的阵痛。一个很直观的数字反映就是:2015年,上海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28.5%,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变成26%,已经趋近“十三五”25%的目标。

  聚焦大项目、独角兽

  自今年3月起,上海市人大财经委对上海制造业转型升级进行了一系列的调研。潘志纯说,调研中发现,许多地方都担忧制造业有被遗弃、遗忘的危险,做制造业的同志有垂头丧气的感觉,为什么认识上有这么大的落差?这需要好好地反思。

  创新、高端,是上海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两个关键词。

  陈鸣波表示,上海将从五方面入手,构建战略性新兴产业引 领、先进制造业支撑、生产性服务业协同的新型工业体系。到2020年,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全市GDP比重达到20%左右,生产性服务业增加值占全市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达到三分之二左右。

  在产业布局上,则是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聚焦产业高端突破,提升产业竞争优势。同时也要稳定重点项目投资。重点推进中芯、华力、和辉、大众、商飞等一批重大项目。同时加快项目推进落实。推动一批总投资1亿元以上竣工项目尽快投产达产,协调一批总投资10亿元以上重点项目加快建设。

  葛培健对记者表示,对于上海而言,很重要的就是整合资源、明确优势。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也是产业不断整合的过程。以张江高科为例,就是要打造一批本土化的创新性引擎企业、独角兽企业。

  牙缝里省出工业用地

  土地是上海面临的一大资源瓶颈,建设用地总量负增长是“十三五”时期的一条底线。而要发展工业,就意味着必须确保一定的工业用地。

  但是,上海市人大财经委在对上海制造业转型升级进行了一系列的调研后,形成的一份调研报告称,到2020年上海市工业用地要从现在的753平方公里减少到550平方公里(约26.96%),土地减量化政策对制造业提出了新的考验。

  与此同时,上海郊区部分存量工业用地产出效率低,但是推进土地二次开发的成本很高、难度很大。

  随着上海要素成本上升、政策门槛提高,一些企业也在加速推进投资转移。比如上汽、华谊等企业,每年在上海市外的投资,占到总投资的70%以上。

  陈鸣波表示,上海要提高工业用地效率,在盘活低效、闲置工业用地的同时,保障重点项目的合理用地需求。“区县工业用地减量化腾挪出的土地指标,要按照不低于1/3的比例,用于发展先进制造业。”他说。

  上海工业用地减量化的主要区域,是“198区域”。这是指上海城镇集中建设区以外的布局分散、配套不足、产能低下、环境污染的工业用地,约198平方公里。“198”区域工业用地占上海全市工业用地比重接近1/4,工业产值占比却不到10%。


  陈鸣波表示,上海将大力推进“198区域”工业用地减量化工作,年度减量目标不低于7平方公里。此外,上海还将引入多元化社会资本参与重点区域产业结构调整,探索PPP合作模式,加快土地二次开发;加大高端制造业、新兴产业的导入速度。

【延伸阅读】
义乌拟挂牌出让两宗工业用地和三宗仓储用地
深圳龙华昨出让一宗工业用地 出让价格26600万
上海工业用地减量化机制 被动的用地更新
深圳土地市场冰火两重天 3宗工业用地底价出让
金华处置僵尸企业200余家 盘活工业用地2万多亩
今日热点
关注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关注北京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专人回答用户问题随问随答
搜狐焦点主编对热盘的评价
求助:新悦都旁边铁路的声音大吗?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