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部园区出现“地产化”等不良倾向需防范

2014/01/06 10:23 来源: 新华社 评论
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园区大多采用政府开发的模式,依靠银行贷款和财政返还收入来支撑园区建设,融资渠道单一。从财政管理体制方面来看,目前多数省市以下工业园区没有独立的财政预算管理,主要依靠土地开发收入积累来滚动开发,由于竞争激烈,土地价格与成本价格严重倒挂。

  近年来,中西部地区许多省市提出工业强省、强市口号,纷纷建设各种工业、产业园区,并借此平台和载体大力招商引资。然而,由于缺乏统筹规划和规范,不少地方的园区建设屡破土地“红线”,产业趋同、“空壳化”现象突出,“抢商”竞争屡见不鲜,许多地方政府为此背上沉重包袱。与此同时,一些园区“地产化”倾向显现,亟须引导规范。

  部分地区园区建设热引发圈地问题

  为谋求经济发展,近两年贵州省提出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规划建设100个产业园区,并以此提速地方经济,实现后发赶超。记者最近在位于遵义市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的一处工业园区看到,园区内彩旗飘飘,开山辟石,热火朝天。这个正在建设的工业园区规划总用地面积12000亩,将重点打造煤电铝一体化项目,以铝工业冶炼和深加工为主。

  在中西部地区采访,几乎每到一个区县,都能看到机车隆隆,开山平地,大搞工业园区建设的“热火”场面。当地领导干部普遍都有这样的思维定式:抓经济必须抓项目,抓项目必须抓招商引资,抓招商引资必须建工业园区。

  贵州省投资促进局副局长龚大权表示,长期以来,由于受各种因素制约,贵州发展缓慢,经济总量小。近两年,贵州经济社会得到较快发展,去年GDP增速超过12%,纵向比变化大,但横向比仍较落后。今后,贵州要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不拖全国“后腿”,工业发展必然是重中之重,工业园区无疑成为吸引外来投资、壮大工业经济的重要平台和载体。

  记者调查发现,中西部地区愈演愈烈的“园区热”不可避免地引发“圈地潮”,突破土地“红线”的现象屡见不鲜。但是,许多被圈占的土地没有获批,规划的项目何时落地,还遥遥无期。

  重庆市社会科学院城市建设与管理研究所副所长彭劲松等专家表示,“园区经济”是中西部地区工业发展的一个必然选择,对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和经济转型具有促动作用,同时还有利于提高土地资源利用率。但也必须指出,在建设和发展工业园区时必须遵循客观规律,避免盲目性,更不能搞“圈地运动”。

  产业方向不明确导致很多园区名不副实

  中西部地区的产业园区虽然如雨后笋般地迅猛发展,然而由于缺乏统筹规划和产业定位,以及各种要素条件制约,许多园区仍局限于粗放式扩张和量的扩展,主导产业不明确,产业体系雷同,部分园区招商困难,患有“产业空虚症”。

  位于泸州市城南的“泸州轻工业园区”是四川省的中小企业创业基地、全省20个招商引资项目重点推荐园区,总规划面积11平方公里。园区自2008年开工建设以来,累计完成投资60余亿元,建成区面积4020亩,签约企业100多家。记者从入园企业目录上看到,有生产箱包皮具的,有生产床上用品的,有的生产工程塑料,还有的从事中药材加工等,五花八门,多数企业之间明显缺乏关联度。

  泸州市经信委产业园区科副科长钟梦介绍,泸州市共有9个工业园区,由于基础条件差,引进企业十分困难,多数园区都抱着“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的态度,进驻企业小而散,更谈不上产业集群。

  记者调查发现,在中西部地区,工业园区之间同质化现象十分普遍,许多园区在发展过程中,只片面强调入驻企业的数量,忽视入驻企业的发展方向和质量,甚至出现众多园区哄抢同一企业的现象。

  园区同质化引发招商引资竞争“白热化”。由于不具备东部雄厚的财政实力和成熟的产业链条优势,许多园区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大打“土地牌”,用“零地价”或“负地价”吸引企业和投资商。在实际操作中,考虑到“贱卖”土地违背国家政策,地方政府往往采取变通方式,让企业通过“招拍挂”缴纳土地出让金等费用,接着通过奖励、政府修建配套设施等多种方式,补贴给企业。恶性竞争的后果是园区大片建成,却难以引进好项目和企业。

  据一些园区管委会干部透露,由于部分园区发展类型相似、政策趋同,产生了一批不研究市场只关注优惠政策的“候鸟式”企业。政府用土地、返税等办法吸引企业入驻园区,部分企业专门研究各个园区的优惠政策,“哪里政策好就往哪去,一旦政策优惠期结束就换个地方”。

  “园区热”成地方发展双刃剑

  一些地方在工业园区发展中,不顾自身发展条件,大拆大建,少则几十亿元,多则上百亿元,同时还要给企业各种土地、税收返还政策,导致园区运营步履维艰,地方财政支出捉襟见肘。

  目前,中西部地区的工业园区大多采用政府开发的模式,依靠银行贷款和财政返还收入来支撑园区建设,融资渠道单一。从财政管理体制方面来看,目前多数省市以下工业园区没有独立的财政预算管理,主要依靠土地开发收入积累来滚动开发,由于竞争激烈,土地价格与成本价格严重倒挂。

  以四川省泸县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为例,这个开发区规划面积16平方公里,目前已建成5平方公里。据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介绍,由于地形条件影响,开发区的建设成本很高,从征地拆迁到“七通一平”等基础设施建设,一亩地投入成本30多万元,而出让给企业的挂牌价只有8万-10万元/亩,中间的差价部分则由地方财政承担。同样,为了推动工业经济发展,遵义市规划建设17个工业园区,每个工业园区都是负债建设。当地干部透露,许多早期的工业园区都是采用BT(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基础非经营性设施建设项目)模式建设的,目前正陆续迎来偿债高峰期,少则几个亿,多则一二十亿,各区县还债压力很大,普遍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

  记者调查发现,在中西部地区的园区建设中,一些园区打着文化创意园、动漫产业园以及其他主题园区等旗号,行圈地开发房地产之实。

  重庆渝北国家农业科技园区是2001年经科技部、农业部等六部委批准成立的,园区定位是发展科技农业、生态农业、加工农业等。虽然园区也引进了一些农业加工项目,但园区的不少土地被别墅、普通商品楼盘等房地产项目所占据。与此同时,这个农业园区附近,重庆市规划了一个占地面积200多亩家纺城项目,力争将其打造西南地区最大的家纺城。记者注意到,这个家纺城俨然是一个城市复合体,总建筑面积42万平方米,规划有商业街、酒店、办公楼 、公寓、别墅等。

新闻排行

热门园区

电子城·科技研发中心
电子城·科技研发中心

价格 : 28000元/㎡

类型 : 写字楼

城市 : 北京

最新园区

MAX天竺合院

MAX天竺合院

价格: 暂无

类型:独栋办公楼

城市:天竺板块

中电环保科技园

中电环保科技园

价格: 暂无

类型:独栋办公楼

城市:邯郸冀南新

燕郊现代服务产业园

燕郊现代服务产业园

价格: 暂无

类型:写字楼

城市:六环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