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数码城:背后的隐形财阀与国企“血统”

2013/11/11 21:50 来源: 搜狐焦点产业新区 作者:李晓丽 评论


  最新:产业地产典型企业研究第2期:天安数码城(>>点击进入专题)

  回顾:产业地产典型企业研究第1期:联东集团 (>>点击进入专题)
 

  比起搜狐焦点产业新区做的“产业地产典型企业第一期——联东集团”坚韧的“奋斗路径”,天安数码城身后的各种背景关系更值得关注。

  如果没有人细说,你一定不会知道天安数码城背后有一个相当“豪气”的爹,而且还不只一个。

  天安数码城背后的“财阀”

  我们通过对外公开发布和披露的信息整理出以下的关系:首先用一张图来说明天安数码城的“一级”背景。

  图一:

  由上图可看出,成立于1990年的安数码城(集团)有限公司,由香港天安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股票代码H.K.0028)和深业泰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资成立。

  先带大家来了解“天安(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安(中国)”)。天安(中国)是一家涉及房地产开发、酒店投资及管理、物业管理、建筑材料的控股公司,公司注册地于香港。1987年正式于香港联交所上市(股票代码H.K.0028),成为香港首批中国概念的上市公司。

  天安(中国)在其2013年的业务描述中有一项:“(4)数码城:本集团于华南之数码城进展良好。位于深圳、番禺、龙岗、佛山及东莞之项目表现均符合预期。就华东及华北之数码城而言,常州天安数码城(一期三批及四批)及重庆天安数码城(一期)的分期建造工程已完成,并已开始项目的销售及招租。南京天安数码城(一期及二期)、无锡天安智慧城(一期一批)、江阴天安数码城(一期)、南通天安数码城(一期一批)及天津天安数码城(一期)的建造已经开始,并预期于二零一三年或二零一四年完工。”

  目前天安数码城集团每年的营收情况并未公开。天安数码城总裁戴宏亮曾表示,可以肯定的是,天安数码城对天安中国(00028.HK)的利润产生重要支撑。

  据公开资料显示,天安(中国)的大股东为新鸿基有限公司。需要强调的一点是,不少人误以为新鸿基公司(00086)及旗下的新鸿基金融与去年陷入家族内斗的新鸿基地产有关系。其实两间公司只有历史渊源,目前在业务和公司拥有权上早已毫无瓜葛。早于1969年,当年人称“三剑侠”的冯景禧、郭得胜及李兆基共同创立新鸿基公司,其后三人分道扬镳。1969年年底,冯景禧将手上大部分新鸿基公司的股份卖出,独自成立专做证券的新鸿基证券有限公司,1983年更于联交所上市。但至1996年,冯景禧次子将公司卖予联合地产的李明治家族。2011年年底,新鸿基证券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新鸿基金融有限公司”。

  “隐形富豪”为天安数码城做“背书”

  天安(中国)背后的人物关系也值得推敲。

  天安(中国)的主席兼非执行董事为李成辉,新鸿基有限公司集团主席为李成煌。李成辉和李成煌为亲兄弟,而新鸿基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李明治。李成辉为李明治长子。

  李明治,一位颇为隐秘的香港富豪。民间列举的“香港十七大家族”中,除李嘉诚家族、李兆基家族、郑裕彤家族这些曝光度颇高的豪门之外,李明治家族赫赫在列。

  资料显示,李明治家族的财富积累是以联合海外投资有限公司为核心的, 拥有7家上市公司的集团企业。联合海外投资有限公司前身为兆安地产有限公司, 1986年被李明治收购改现名后, 成为一家投资控股公司 , 其地产业务主要通过属下联营公司, 尤其是联合地产〔香港〕有限公司经营, 此外尚控有联合东荣、三泰电业、 百乐门和第一华南等上市公司。现任集团各公司主席为李明治。

  关于李明治,新鸿基公司对外的一份资料表明:“李明治,澳大利亚籍,是目前香港主要华人家族财阀。祖籍福建,40年代出生于马来西亚,60年代留学澳洲悉尼。1984年,李明治在澳洲成立辉煌澳洲公司,并开始进行一连串收购活动。李明治擅于运用集团内公司互控及复杂的股票交易技巧,掌握低位收购的机会。1987年大股灾前一周,李明治将澳洲业务作阶4亿港元悉数出售,逃过澳洲经济衰退的厄运。从1986年开始,李明治登陆香港大搞房地产和投资股市,首先收购兆安地产及新昌地产两家空壳公司,获得上市地位,分别改名为联会海外(后改名为联合集团)及联合地产。1991年,联合集团收购多家上市公司,最多时控制了10家,市值接近 100亿元”。1992年,李明治将属下多家上市公司先后出售,并于1993年9月辞去联合集团主席一职。目前李明治通过Lee&LccTrust公司持有联合集团42.13%权益,而联合集团下辖四家上市公司包括:联合集团(0073HK)、联合地产(0056HK)、新鸿基公司(0086HK)以及天安中国(0028HK)。他擅于运用集团内公司互控及复杂的股票交易技巧,掌握低位收购的机会,他曾表示在商场最重要是胆识。

  一张关系图来理清李明治家族实际掌控的企业。

  图二:

  然而,李明治这个“亲爹”并非长线遥控而已,通过项目当地高层频繁的会面,天安数码城在全国各地的项目才得以坐实。

  以下是一组李明治近年来与项目所在地政府高层互动的见报信息:

  “2011年7月27日,天安·智慧港科技楼宇总部项目在东丽区开工建设。天津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黄兴国会见香港联合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李明治、天安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李成辉一行,对项目开工表示祝贺。”

  “2011年8月10日上午,山东省委常委、市委书记李群在府新大厦会见了来青进行商务洽谈的香港联合集团创始人李明治一行。李群希望以联合集团在青投资项目为切入点,引入更多产业和项目落户青岛。市委、市政府也将进一步为企业的发展搞好服务、优化环境。”

  “2011年8月11日下午,李明治一行受到东营市副市长、东营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兼管委会主任李金昆等热情接机。”

  “2013年5月,十堰市委副书记、市长张维国在市委市政府招待所会见香港联合集团主席李明治一行,双方就十堰市医疗、养老、金融、数码城建设等现代服务业发展进行深入交流。大洋百货集团董事佘伟彦、总裁颜思文,副市长成佳刚、市政府秘书长程登明等参加会见。”

  天安数码城下一项目或将落户十堰

  目前,天安数码城在全国的14个项目布局遍布五大经济圈(珠三角、长三角、黄渤海、西南、东北经济圈),频繁的投建集中于2010年和2011年,此后天安数码城无新项目投建。而项目的落地节奏和李明治与各地政府官员密切会见的路径基本一致。不得不说,天安数码城项目的最终落地除了其在产业地产累积的名声,在终于环节当地政府看重的还是香港财阀李明治为其做背书。如此看来,如无大的出入,天安数码城的第15个项目或将落地十堰。

  天安数码城的国企“血统”

  以上我们只梳理了天安数码城其中一位“亲爹”,回头再看天安数码的背景关系图,除了港资企业直线操控,天安数码城还有一些国企的“血统”。合资成立天安数码城的另一家公司为“深业泰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其母公司则是“深业(集团)有限公司(HK0604)” 。

  资料显示,深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深业集团”)是深圳市人民政府全资拥有,深圳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直管的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集团前身深业(集团)有限公司于1983年9月在香港注册成立。集团以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物流运输为主业,同时涉足金融、现代农业、高科技制造等领域。截至2010年底,集团总资产530.91亿元;净资产211.39亿元;土地储备约1,500万平方米。深业集团还是中国平安的重要股东。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马明哲与工业地产颇有渊源,1983年7月-1985年7月马明哲曾在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任职。

  以下一张图来梳理天安数码城与深业集团的关系。

  图三:


   从上图可知,深圳控股有限公司为深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除公路基建等方面的业务,深业泰然占了一定比重。

  资料显示:“深业泰然集团,是一家具有国家一级房地产开发资质的房地产开发和泛科技园区综合运营商,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立足于深圳车公庙1.18平方公里的泰然·天安科技园,累积20多年的丰富经验,专注于中国泛科技园区和房地产业的持续开发运营,近10年,深业泰然以优良的资产规模和充足的土地储备,开发各类项目数百万平方米,在建项目跨越华南、华中、华东、西南、华北区域,累计实现利润数十亿元。”在深业泰然这一方面的描述为“泛科技园”,而在天安数码城本身则已转型为“城市运营商”深业深圳控股有限公司二零一三年中期业绩报表显示:“本集团投资的联营公司表现合乎预期,其中,深圳天安数码城有限公司为本集团带来纯利贡献114.9百万港元(约九千万人民币),比上年同期下降56.2%。”

  在贡献利润的同时,这位国企“老爸”带来的影响也不小。天安数码城的企业价值观为:“国家、荣誉、责任、激情、创新。”这样明晃晃的“爱国心”,出现在一家充分市场化、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民企价值观中,颇耐人寻味。

  也因此,给天安数码城的定位左右为难。如果说这是一家纯粹由港资控股的纯民营企业,那么其项目运作市场化的程度值得后来者借鉴。殊不知,其背后还有“国企老爸”撑场,拥护政府、标明立场的意图十分直接而明显。

  影响天安数码城的“两大人物”:马申、戴宏亮

  除了香港财阀和国企“深业”撑场,天安数码城内还有两个人物关系值得关注。一为天安数码城创始人马申,一为天安数码城总裁戴宏亮。

  创始人马申,四十年代出生于上海的一个工商世家。1948年,随父母由上海移居香港。50年代中期返回国内求学,1970年起,涉足商海,进入际贸易公司经理、总经理;1983年,加入香港新鸿基有限公司和天安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专职从事中国投资业务。于1986年创办了天安(深圳)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80年代末期,与泰然实业有限公司合作成立了深圳天安开发公司。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大规模开发车公庙工业区(包括厂房、公寓、高级住宅等,以传统的服装、印刷、仓储业为主)。在90年代末,公司重新定位为中小民营科技产业园,1999年改名为“天安数码城”。在这个时期,早期的服装、仓储等或升级换代,或者前往关外,或者只保留总部在园区内。

  天安数码城得以从一个工业园转型科技含量高的现代化园区少不了马申的功绩。 “短短数年里,马申在工业区建成了标准工业厂房5栋、公寓7栋,入驻企业约100家,已经像模像样了。然而,即便如此,天安工业区与深圳市内其它的工业区在定位上并没有本质区别。此时,一般以电脑、网络技术为核心的信息化热潮正在全球兴起。马申敏锐地感觉到,一次以信化为标志的新经济革命已经来临,并且势不可挡。马申说,促使他下决心转型的动因一方面是形势的突变,另一方面香港“数码港”和北京“中关村”的成功也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于是1999年下半年,他果断决定将工业区重新定位中小民营科技产业园区,并将其命名为“天安数码城”。” 而这种现象也被称为“马申模式”。 “天安数码城”现象在那个时期一度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马申目前任天安(中国)(0028HK)执行董事及副总裁,负责统筹数码城项目之投资及开发。

  另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则是天安数码城现任总裁戴宏亮。浸淫产业地产十数年,天安数码城在戴宏亮的带领下,已经不满足于科技园区的概念,早在2012年就转型“城市产业地产综合运营商”。

  可以说,戴宏亮是天安数码城的“代言人”,在一万多条戴宏亮的搜索结果中基本都有“天安”两字伴随。而在一些公共场合,有戴宏亮的地方言必谈“天安数码城”。与李氏家族的“投资”标签不同,戴宏亮身上有更多“专业人士”的特色。在诸多专业论坛和业内交流会上,戴宏亮带着自己的产业地“论说”竭力地做着天安数码城的“活广告”。

  随着产业地产行业不断的发展,业界的概念也在与时俱进更新换代。从最原始的工业园到科技园再到城市综合运营商。概念的变更也从另一个角度体现了,产业地产公司在时代更迭下对园区发展模式的不断追寻。不得不说,“科技地产”在上一个阶段推动了园区的新发展,在经过十多年发展,争食科技地产的企业越来愈多。产业地产企业除面临来自同业甚至业外跃跃欲试的竞争压力之外,“科技地产”已经从脱颖而出而出的特色变成掣肘企业多元化发展的因素。定位任何名目的地产角色,给企业带来特色竞争力的同时也限制了企业对其他地产领域的进入。

  2012年,在戴宏亮带领下的,天安数码城开始了两个方面的动作。一,展开全国范围内稳步地扩张;二、实现天安数码城品牌的转型。

  现在,业内大佬流行“通吃”的玩法,城市综合运营商,其实是在给自己打开一扇门。戴宏亮绝不会把自己关在科技地产的领域闷头独干,将更大的地盘拱手想让对手啃食。用戴宏亮的说法来讲,这叫产业地产的“混搭术”:即在一个园区内,有产业楼、商业、配套住宅等类型的业态。

[考察团报名:青岛生物医药产业园] [考察团报名:武清园区高额返税]

今日热点
关注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关注北京搜狐焦点微信公众号

专人回答用户问题随问随答
搜狐焦点主编对热盘的评价
求助:新悦都旁边铁路的声音大吗?

新闻排行